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探索中国特高压的技术优势

2012/5/21 21:37:09      点击:

编者按:

  今年418日,在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首次会议上,国务院李克强总理明确要求,发展远距离大容量输电技术,今年要按规划开工建设一批采用特高压和常规技术的西电东送输电通道,优化资源配置,促进降耗增效。

 

  记者从国家电网公司等处获悉,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重点输电通道论证报告已经通过了评估,即将获得国家能源局的批复,这意味包括特高压四交四直12条重点输电通道即将全面启动实施(淮南-南京-上海特高压交流工程已于421日核准开工)。特高压将步入全面加快发展的关键阶段。

  中国人仍然没能在中国土地上获得比资本主义国家更高度的科学成就,这是著名的李约瑟难题。为什么从公元6世纪到17世纪初,在世界重大科技成果中,中国所占的比例一直在54%以上,而到了19世纪,骤降到只占0.4%。中国与西方为什么在科学技术领域拉开如此之大的距离?这是李约瑟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研究中国科技史时提出的问题。李约瑟难题犹如一道复杂的高次方程摆在我们面前。

  几十年过去,中国人正在用行动破解李约瑟难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先后实行科技立国战略,科技兴国战略,到现在实行的创新驱动发展科技强国战略,中国出现了自近代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科学革命与技术创新,正在形成科学技术全面追赶的态势,一场科学与技术的革命已经出现。

  在跨入世界高新技术前沿领域中的名单中,特高压输电网技术的自主创新具有代表性:特高压不是拿来的技术,也不是买来的技术,事实上即便有钱也无法引进或者购买特高压技术,走了多年的引进、消化、吸收、创新的追赶途径遇到空前的挑战。

  国家电网公司受国家责任使命的驱动——保障与支撑中国经济发展对能源需求的供给,提供安全、高效、清洁能源,早在2004年国家电网公司前瞻性地做出决策,自主研发、设计建造中国特高压电网。为研制特高压,国家电网从2005-2012年,拿出超过20亿元人民币投入研发。5万名科技人员踏上艰难的研制特高压之路。

  以2009年建成的第一条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投运为标志,中国仅用四年时间建成目前世界上运行电压最高、技术水平最先进、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交流输电工程。事实证明,中国正在迎来破解李约瑟难题的时代。中国追赶发达国家的科技创新正处在两条曲线的交汇过程中。

  特高压输电工程的建成,在世界能源、电力输送以及电工制造多个领域,引发的震动不小于八级地震。20101129日,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美国时任能源部长朱棣文,在华盛顿对媒体发表题为《能源领域竞争正在成为美国新的卫星时刻》演讲时说道:中国挑战美国创新领导地位并快速发展的一项重要领域,就是最高电压、最高输送容量、最低损耗的特高压交流、直流输电。国际大电网委员会(CIGRE)秘书长让·科瓦尔认为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的投运是电力工业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这是迄今为止国际权威人士给予特高压的最高评价。

  美国前任能源部长(克林顿时期)比尔·理查德森(Bill Richardson),201417日在美国《Politics》网站撰文,标题是美国的第三世界电网America's Third World Energy Grid),他认为美国的能源传输系统就像一团乱麻,处在第三世界的水平,各地诸侯各自为政,互不连接,丝毫不理会真正的需求是建立一个完整的、协调一致的国家电网系统,据此他认为:中国是美国学习的榜样

  理查德森说,中国的国家电网公司投入巨资开发特高压输电技术,令人惊叹。该技术有望解决困扰中国以及其他发达国家几十年的输电难题。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与美国类似:连接本国最新的可再生能源电站。这些电站往往距离高度城市化的东部地区很远。没有特高压输电,这一愿景将难以实现。通过提高发电和输电效率,特高压输电还能优化煤炭的利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特高压技术的突破与应用,首先根植于中国大地。特高压输电的输送距离可以达到3000-5000公里,国家电网以中国能源基地为圆心,把新疆的煤电、风电输送到2000公里之外的河南、把四川水电输向2000公里之外的上海,把内蒙的风电、光电输向北京。根据国家电网的规划,到2020年,国家电网将建成五纵五横特高压交流骨干网架和27条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将具备4.5亿千瓦的跨区跨省输送能力。

  特高压技术已经和正在走向世界。中国国家电网获得巴西承建美丽山±800千伏特高压直流2092公里的输电线路项目。工程计划总投资约合18亿美元。特高压成功竞标告诉我们,只有确立高技术的核心竞争力时,即形成不可替代性,才能把握机遇,拓展走向世界舞台的更大空间。

  特高压输电技术的创新告诉我们,科学技术已经不仅仅是生产力,科学技术也是一种重要的政治资源,科学技术不仅体现综合国力的基础与核心,更是国际政治实力较量的重要武器。特别是在21世纪,谁掌握了高技术谁就掌握了世界的话语权。特高压已经跨出技术创新的小棋局,当有一天真的实现跨国、跨洲特高压电力传输时,难道不是在设置一盘全球能源经济地理乃至改变地缘政治的新棋局吗?